您现在正在浏览: 首页 » 老龄研究 » 正文

老龄研究

未来人口老龄化问题将越来越突出

发布时间: 2018-12-25   来源:中国新闻网   作者: 

  中新网12月24日电 2019年《经济蓝皮书》今日发布。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、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表示,当前世界面临人口老龄化的问题,人口的老龄化最直接的关系是抚养比的上升。大部分国?#19994;?#25242;养比上升,干活的人相?#21592;?#36739;少,被养活的人相?#21592;?#36739;多。

  李扬指出,今年经济工作会议的文件几次谈到关于未来养老的问题,提出再拨一部分国有?#26102;?#21040;社保基金,都是为这些问题,不能说未雨绸缪,就是为这个问题多做准备。要说十多年前设社保基金这?#26159;?#30340;时候是未雨绸缪,现在基本上已经面临这个问题,这个问题会越来越突出。

  24日上午,2019年《经济蓝皮书》发布暨中国经济?#38382;?#25253;告会在?#26412;?#22269;际饭店彩虹厅举行。

  李扬在会上表示,今年比?#29616;?#35201;的事情是五方面:一是全球经济继续下行,在去年10月份,我们的课题组李平教授领导着数量经济与?#38469;?#32463;济研究所,包括财经院?#21152;?#24456;多预测和分析,基本上都是一致的。全球的?#38382;?#25105;不妨引述两个国?#39318;?#32455;的看法,一个是IMF调降了未来的增长速度,调到0.2,估计还会再往下调一点。这几年来是第一次。大家回忆一下从2015年开始,国际货?#19968;?#37329;组织不断在调升,在期中调整口径的时候也是往?#31995;?#30340;,是比较乐观的看法,其实这种乐观的看法在今年上半年依然存在,大家都认为已经好了,美国率先复苏,几个主要大国都正增长等等。但是下半年?#38498;笮问?#24613;转直下,始终我们不认为经济好了,我们作为研究者还是觉得增长的轨迹没有突出我们的预测,我们作为研究者很高兴,面对不断下行的全球?#38382;?#30830;实还是感到担忧。

  以前我们也介绍到,全球的?#38382;?#36825;么长时间、这么全面的下行,导致它的因素已经不是什么政策,不是财政,不是金融的问题,而是实体经济。实体经济中有几个问题很突出,不太好解决,有的问题甚至是没法解决的。比如劳动生产率下降的问题,也是我们主攻的一个?#36739;潁?#25105;们在研究劳动生产?#23454;?#21464;化。这从经济的供给侧来研究它的发展变化,劳动生产率非常遗憾的是始终在下行,没有看?#25509;?#25913;善的迹象。更重要的,大家觉?#32654;?#21160;生产率下行一定是科学?#38469;?#21457;展不够,而且科技它的产业化不够,所?#28304;?#23478;都冀望于第四次产业革命,有人说第五次产业革命,假定是有的,但是这些革命产生的后果也不是让人非常放心的。

  第一个是经济?#38382;?#36895;度在下行,第二是即使有变化也会产生并不有利的收入分配的结果,在国家之间,发达国家占的多,在一个国家内?#26102;?#21344;的多,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。如果政策要顾及收入分配的话就不能太顾及增长,效率和公平的关系问题,它们的矛盾是前所未有的尖锐,使得各国的当局在制定政策的时候犹豫不定。

  李扬指出,经济结构的问题,可?#28304;?#24456;多的角度来观察,有一个结构大家注意,整个三次产业如果过去我们还是比较有把握的说,发展?#36739;?#26159;服务业的占比越来越高,它是一个趋势。现在是不是对这种趋势很顺畅的发展下去,尤其是在服务业和制造业之间的关系很模糊,服务业中有制造业,制造业中有服务业,这种情况下这种趋势是不是很明晰也很难说,更重要的是服务业占比上升,由于劳动生产?#26102;冉系停?#25152;以服务业占比提高同时意味着经济增长速度下行。这也是我们在十年前就讲过,?#33268;?#20013;国经济增长速度下行的时候,我们叫结构性减速,是因为经济结构变化而导致的速度变化,我们叫结构性减速。看来这种情况还在。

  总之不要小看这个事情,不要小看国?#39318;?#32455;把经济增长速度往下调,调到0.2,OECD调得更多,关于明年后年都调的很多,对美国、中国、?#20998;蕖?#26085;本都是往下调。只有印度七点几,印度的增长速度也往下调了。这在今后的几年里会非常强?#19994;?#24433;响着我们国内的经济发展,影响着我们各项政策。

  第二,债务问题。全球债务继续在上升,我们知道这次危机是债务危机,理应把债务清除或者降到合理的水平,经济轻装前进。但是我们看到的情况是债务没有减,反而增。国际货?#19968;?#37329;组织的数字,2018年4月全球的债务是237万亿美元,比2007年底要多出83万亿美元,十年下来,债务增加了。这个事情它不只是对我们经济实践是一个挑战,也对我们经济理论提出挑战。到底是经济金融之间什么样的关系,我最近写了一篇文章,关于债务的密集度问题,密集度在上升,上升之后使得金融和经济之间的关系进一步的疏远,进而使得货币政策效?#23454;?#20943;。这个问题很突出。债务问题怎么办,由于债务越积越多,触发风险的可能性越大,债务只要在一个?#26041;?#19978;暴露?#31361;?#25104;为一个系统性问题。

  第三,国际框架的变化。WTO的改革,这个事情年初基本上还没有提出来,由于中美贸易摩擦一下子把这个问题挑出来,到G20的时候,20国对于改革WTO已经达成?#24425;叮?#35201;改,但是怎么改各国还有一定的看法,但是改是一定的。WTO是战后几大支柱之一,金融支柱是IMF,贸?#23383;?#26609;是WTO,这个支柱在发生调整,必将会对未来的全球经济走势发生变化,有着深刻的影响。如果再说到中国,中国不仅是要准备适应WTO架构的新变化,还要回溯我们加入WTO17年来我们一系列的承?#25285;?#20197;及这些承诺的兑现。

  第四,中美贸易摩擦全面化、深入化、长期化。?#38498;?#25105;们做预测,中美贸易摩擦作为长期的背景,长期因素,要?#33268;?#23427;的贸易领域到金融领域到政治领域甚至军事领域、外交领域,现在看起来是一个全面的、深入的、系统的一个摩擦。在一定意义上全球对未来经济增长?#30452;?#35266;态度是因为中美贸易摩擦长期化,七个月来这个事情显性化之后迅速发展,到现在大家?#23478;?#32463;看到它不是一个短期的事情,会影响全球经济格局,会影响到全球治理结构的调整。这个问题一下子就提出来,特别是全球的经济治理,WTO也是全球经济治理的框架,现在要调整。贸易自由化、投?#26102;?#21033;化等等,自由贸易区等等,所有这些?#23478;?#21069;所未有的尖锐?#38382;?#25552;到我们面前。

  第五,中国经济下行的趋势进一步的加大,而且连带了金融风险逐渐加大。现在我们经济下行已经向很多领域扩展,今年已经扩展到就业领域,就业领域已经受?#25509;?#21709;。有三?#20013;问?#34920;现出来,一是新增就业比以前少了,开工少了,新增就业少了。二是现有的企业关闭,导致中国特色的失业概念,下岗开始出现并且增多。三是有一些维持着就业,但是工资不涨甚至下降。我们面临的局面更加复?#21360;?#38382;题确实很多,大家都愿意说中国的改革开放40年未见的大变局,全球也是未见之大变局,一个危机搞了十几年,大家采取这么多的措施不见效果,一些很熟的政策不起作用,这是我们遇到非常大的挑战。我们即将过去的2018年可以关注一下这样一些问题。

  李扬表示,在实体经济方面,人口的老龄化,最直接的关系是所谓抚养比的上升。大部分国?#19994;?#25242;养比上升,干活的人相?#21592;?#36739;少,被养活的人相?#21592;?#36739;多。各位看到我们今年的经济工作会议的文件,几次谈到关于未来养老的问题,关于再拨一部分国有?#26102;?#21040;社保基金理事会的问题,都是为这些问题,不能说未雨绸缪,就是为这个问题多做准备。要说十多年前设社保基金这?#26159;?#30340;时候是未雨绸缪,现在基本上已经面临这个问题,这个问题会越来越突出。

 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表示,李扬院长也谈到中国经济未来要应对老龄化的问题,谈到养老金要未雨绸缪,20年前说未雨绸缪是对的,雨没来,现在雨来了,小雨下过了,已经下到中雨,中雨就是中国的老龄化60岁以上的已经超过16%,这就是中等老年化,等待后面的是大雨和暴雨,大雨是60岁以的老人超过26%,暴雨是60岁以上的老人占总人口超过36%,像今天的日本、意大利,我们要有科学应对、综合应对,除了发展养老产业之外,特别是无人工厂、人工智能的发展,给人类延长退休年龄提供了更大的可能。像2018年荷?#36857;分?#36825;些国家都是68岁,英国都在尝试70岁退休。俄罗斯对于平均预期寿命比中国短10岁,我们如果是77岁,他们是67岁,他们今年也宣布要延长退休年龄。这就是人类要永远的可?#20013;?#19979;去,退休年龄是应对老龄化的一个重要的方面。

  杨宜勇强调,李扬院长也谈到?#38750;?#25928;率和收入分配公平是一个矛盾,这两年我们精准扶贫花费了很大的力气,穷人的收入是赶上了GDP增长的速度,还略微有点高,但是富人的收入增长得更快,中间大部分的三个20%的中等收入者的比重,中等收入人?#22909;?#26377;赶上GDP的增长速度,所以2018年以来发改委也是?#37038;?#20013;央领导的指示,在扩中上,2019年我们要下更大的力气解决这个问题。?#20204;?#20154;好过了,让中等收入者的收入更加体面,我们才能够一起高高兴兴的迈进2020的全面小康社会。


责任编辑: 曹清
海南飞鱼锦母鱼